• 2011-09-13

    双廊旧夏

    夏天去了一趟丽江、双廊、大理。

    看朋友及小旅行。

    以前对云南的感觉是:反正云南就在那儿,什么时候都可以去,不急。去了才知道,即使是这样的小村小镇,也快要被游客填满,要去,趁早。

    洱海边的小渔村双廊,还留着些许旧日生活的气息。进村的司机大叔一路都在用乡音控诉当地ZF和恶霸,大意是他们已经被禁止捕捞洱海的鱼,甚至已经快吃不起洱海鱼了。显然,渔舟唱晚的景致是消失了。

    不赶海,男人们大约也不用做什么事。赶街时摆摊的、卖菜卖菜的、甚至修路的都是女人。这里的白族女子还穿着传统服饰,人人耳垂上挂一片薄玉配红珠子和金饰,大多轮廓清秀,人也和善。

    老戏台的两边分写着“出将”、“入相”,已没有戏码好演,改成了老年活动中心。

    沿洱海边更多的客栈、别墅正在修建。各种目的不一的人正赶来这里,再来又会是另一番样子。

     

    她们有天生的美感,所有的菜市场都好看。

     

    这一家衣服摊子生意特别好,大妈们纷纷比试,露出满意的笑容。上前一摸都是化纤的。

    旧戏台

    这些藤篓很漂亮,当地人负重的主要工具。

    摆米线摊子的阿姨。

  • 2010-11-21

    开店报告之一

    最近真是有点忙。公园5号下个月要开幕,上周定了灯,让师傅比划一下看看大小。

    这次生活的面积大概有150多平米,想做出更热闹、更生活化的场景,装修比较简单,主要功夫和精力都花在展架和陈列上。展架部分好歹找到了对的供货商,希望最后的效果符合预期。

    货品方便还有些比较头疼的环节,不过这次我们找到了不少新鲜的东西,东边嘛,大家接受度应该高一些吧?!

    最后几天布置展架、铺货,可能会非常忙,却是个有意思的过程。一两个月就把一个工地变成店面,有时真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  对了,楼上是雕光。逛完了还是可以喝咖啡的。

  • 2010-09-25

    小狮子 - [杂货分享]

     

     

    这回在东京,到哪儿都看见那只小狮子。还在想是什么来头。

    回来查了下,是出自瑞典的Lisa Larson陶瓷工坊。这位女陶艺家,作品都温暖可爱,比较多儿童主题。那小狮子居然已经是65年的作品。因为有的系列已经停产,所以变成日本人争相收藏的古董了。他们哈北欧,看来是绝不会随便摆一个没有背景的物件的。

    相比之下,我倒是更中意下面的蓝纹猫咪,好像会笑呢。

  • 2010-09-25

    Shaker Box - [杂货分享]

    shaker家具

     

    昨晚跟一个在美国肯德基(就是那个肯德基的发源地)念大学的新朋友吃饭,席间说道那个鸟不生蛋的荒凉无聊,唯一的亮点生活着一群shaker人。

    这些清教徒19世纪自北欧移民而来,至今仍坚持不用电、过自给自足的传统生活。我们自然聊起了shaker家具,这曾经是我很喜欢的一种家具风格。以前买过本shaker的画册,里面的生活场景非常美,大窗户、木地板、家具简朴。不要以为长得样子有点宜家,实则是货真价实的手工打造。这位朋友说她坐过一把shaker摇椅,不用靠垫背部完全贴合,非常舒适。去年此时在大都会见过几把shaker椅子,自然是看看而已。

    Shaker Box大约是shaker家具里流传最广的物件了。一般是椭圆形,shaker人用它来装针线、小物,纯手工木片,用铜钉衔接。由大到小可以套着放。这回在东京看见不少设计店都有陈列(有的为日本复刻)。这位朋友说她曾在台湾找到过专做Shaker Box的老师傅,早先做日本定单,现在单子很少但还在坚持生产(建议王老师可以找找看哪)。

    如果每个类别都挑出一辈子该买一件的东西,那么盒子类就选shaker box吧。有机会,真想去肯塔基看看,当然,不是为了肯德基。

  • 那天,去找大学同学。她在东棉花胡同和几个朋友合作了个小店叫《玻璃球游戏》。说老有街坊进来问,

    你们这儿都有些什么”游戏“啊?

    店里有很多印尼木猫、首饰。这位同学是我班唯一坚持还在做首饰的。不过作品尚未出炉。

    她女儿旦旦,睡醒了使劲儿撒娇要吃棉花糖,这小妮子非常粘妈妈,在胡同里很是快活。

    妈妈下达很多亲亲这个叔叔、亲亲这个阿姨的指令,于是,我们脸上都挂着黏黏的棉花糖。。。

    这是一个棉花糖下午。

     

  • 2010-09-14

    夏椿 - [杂货旅行]

    在东京的最后一天,去了这家在世田谷的店——夏椿。查了一下,大约是夏天的山茶花的意思。

    老式的木造屋,有个很美的小庭院。

    简单、朴素的榻榻米房间,摆着陶艺作家的白色手作生活用具。

    也有些随意摆放的小物件和帆布包、麻裙子。

    有非常安静美好的气氛。

     

    在杂志上老看到店主惠腾文的照片,很白,笑起来眼角有细密的鱼尾纹。世田谷的杂货店不集中,大热天的找得有点辛苦。不过十几天来已经习惯了,除了电车、地铁,都要靠脚力。

    等到看到夏椿白色的帘子,几个人都有点惊讶。一幢老式木造小楼,在东京还是显得特别。路上看到这样的楼,一般都是酱油铺果子店之类的。

    有个长满绿树的小院子,旧桌子上放着白色的盘子。不是精巧的庭院,倒是有那么点随意,还来不及脱鞋走上榻榻米。见惠腾女士白衣翩然从里屋飘至银台。

    她很漂亮。比之前杂志上见到的都要美。

    屋里的布置非常简素,有些禅意。我的相机拍不出那种味道。

    我们喝了她奉的茶。买下一只价格不菲的钱包。

    而后陆续有客人前来,店里仍然很安静。事实上有音乐、也有低声交谈、但还是觉得安静。

    我们三个回到庭院,不停赞叹这家人、环境、物件都超凡脱俗的店。猜想她住在二楼,每日亲自收拾这个院子。如果是樱花开的季节,推开朝向院子的木门,该有多闲适。

    赚不赚钱呢?不知道,也不重要。这种店开来便不是生意,或不仅仅是生意。

    恩,以后每次用这只钱包,就能想起夏椿。这么一来,也就不贵了吧?!

  • 2010-08-17

    小纪念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无意中看见一本介绍“高线公园”(high line)的杂志,才发现离去年纽约行已经快一年了。

    在那个漂亮的地方喝过冷风,聊过些未来的想法,一年以后的今天那些说过的话都被风吹散了。

    那些躺椅,大概不会记得我吧。

    某些人的淡出,就像翻这本杂志,只需短短几秒。

     

    公园是有趣的,那一区也有意思,作为过客,所见皆美。

    小纪念一下,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去这里走一走。

  • 2010-08-05

    整理 - [杂货旅行]

    月底出游日本,翻出08年07年的照片整理。估计东京的店变化不大,搞不好我们眼光会变?

    贡献几张照片分享之,希望那些喜欢的店家都健在。

    这样的杂货铺不是最好的,还蛮多见。

    一家叫flower的衣服店,走的是复古甜美路线,椅子有意思。开在半地下,还是很吸引人。

    很美的内衣店。

    这家梦幻般的蛋糕店,引得我走过去又折返(因为刚吃饱),好死不死又吃了一顿!

    看他们的甜点柜台走不动道,彻底投降。

    板栗饭,发誓回来要做,又食言而肥了。。。

    这是里原宿的菲里希梦办公室啊,很乡村,跟以为的不太一样~

     

    有些可能已经发过了,最近记性不太好。

  • 2010-07-11

    汉舍 - [吃喝小记]

     

     

    昨天不知为什么巨堵无比。下午约了坛坛聊网站的事,他被死死堵在二环上,晚了一个钟,他约的后台技术人员没等到他直接打道回府了。

    晚上从顺义回,大雨,进了城又在三环一寸一寸往前挪。就这样我们还是坚持开到了汉舍。

    因为这个新的者名馆子所有家具都是熟人做的,勾起了好奇心。

    一进门,貌似很多艺文界人士吃得正欢,千多平米的地儿全满!整个调子比较明亮,装潢颇费心思(每间包间壁纸都不一样,取名和平门、宣武门。。。),不知怎么一看之下让我想到台北的【好样】,当然精细程度就弱一些。风格不太好说,既有moooi的大猪,也有中式复古的柜子,再来点海派家具、古典的壁纸。。。总之是混搭。

    家具,我就不评论了。能把地下的位置整成这样,已经足够叫人佩服了。

    饭菜嘛,量少少的。最终素鸭被我们评为最好吃的一道,因为不够吃,点了两次。

    (照片不是我拍的)

     

  • 2010-06-02

    吃樱桃 - [吃喝小记]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上星期去了青岛北宅摘樱桃。

    本来计划要去,然后又取消,再然后某些人吃海鲜吃到肠胃炎上吐下泻导致多呆了一天,即墨回青岛的路上横下心就去了。

    崂山水养的樱桃,个头小,颜色淡,珠圆玉润。看着不起眼,一尝甜得那叫深刻。

    路边也有一篮篮摆着卖的,但压弯了的樱桃树枝都伸到眼皮底下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要不是怕老乡放狗,早都伸手去够了。不过,听说是越往山上走越甜。

    吃到饱一个人十五块诶,都不好意思砍价。

    几个人就像深山中的小鸟一样抓住树枝开始饱食浆果,连空气也是清甜的。如果我因为吃樱桃撑死,那么请把我葬在樱桃树下吧。。。

    吃了两个时辰,还打包了几篮。

    后果是,海鲜+啤酒+樱桃=满脸包。

    如果这几天你看到一个满脸包的女人,也就原谅这个贪吃的人吧。